第298章 就是你杀的人!(1/ 2)

“废物。”

圆脸歹徒一口浓痰吐在王洋的脸上,此时,王洋已经瘫在了地上,他面无血色身体仿佛失去了骨头与力气,死尸一样瘫坐在那里,惊恐地看着距离他不到五米,方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此时躺在了血泊里,衣衫不整,胸口处还在汩汩冒着鲜血的肖小翠。

“尸体怎么处理?”高个歹徒问。

圆脸紧了紧裤腰带,说,“就扔这吧,这荒山野岭的。”

“他呢?”高个歹徒指了指王洋。

王洋已经彻底没了自我意识,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算了,他活着和死去没什么区别。”圆脸歹徒说。

他们收拾了一番,没有要王洋的自行车,飞快的离开了现场。他们料到肖小翠这么刚烈,轮到圆脸搞的时候,肖小翠突然爆发起来挣扎,差点伤着了圆脸的命根子,圆脸恼羞成怒之下捅死了肖小翠。

这一切,就在王洋面前发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洋猛地惊醒,他下意识的要发出惊叫声,却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理智控制住。他死死捂着嘴巴,连滚带爬起站起来,飞快的跑过去推上自行车,要骑上去的时候连续摔了三次,好不容易上了车,他飞快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了——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肖小翠。

如果他当场采取措施,肖小翠也许还能活下来。

王洋跑的时候,肖小翠还没断气。

从另一个方向飞快过来一辆自行车,那是聂荣生。

他把女工送到家后,抄小路回家,恰好就是穿过人民公园。他隐约听到呼救声,顺着声音找过来。当他找到现场的时候,王洋已经离开了好几分钟。

聂荣生看到一个人倒在地上,连忙的下车跑过去,定睛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他来不及想那么多,连忙冲过去,看清楚了是肖小翠的时候,他震惊无比,失声喊道:“小翠!小翠!”

他把肖小翠抱起来,肖小翠还没断气,她抓住聂荣生的胳膊,瞪着眼看他,想要说话,却是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慢慢的死在了聂荣生的怀里。

去而复返的王洋在黑暗处看到了这一幕。

聂荣生抱着肖小翠哭了起来,“小翠!小翠你快醒醒!小翠!”

却说王洋失惊无神慌不择路地往外面跑,迎面就装上了追过来的李路和黄光辉。他吓了一跳要摔下来,黄光辉眼疾手快扶住他的车把,他这才没摔下来。王洋看清楚了之后,一颗心瞬间地放了下去!

因为李路和黄光辉身上穿的都是军装,65式的绿军装。李路通常不佩戴红领章,而黄光辉的编制是在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用的是公安的肩章。这样的穿着就是人民保护神的存在。

“公安同志!救命!快救人啊!救人啊!”王洋顿时哭了起来。

黄光辉好一阵子安慰,王洋才安定下来,随即指着身后说,“杀了人!杀人了!快救救我女朋友!”

“带我们去!”李路断然道。

准备扶起自行车来骑,黄光辉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赶紧的前路带路还要什么自行车!”

王洋这才慌慌张张的往回走,往最黑暗的地方走。此时有两名公安在,他胆子大了不少。他一边走一边催促快点快点,这个时候他才稳定下来想起应该救肖小翠,但他认为肖小翠早已经死了。

三人走近到现场,于是看到了聂荣生抱着肖小翠尸体的场面。王洋一下子愣住了——他认出了聂荣生,他脑子里居然是在想——聂荣生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

他是知道的,厂里也都在传闻,说聂荣生和肖小翠有那种意思,他把聂荣生视为情敌,利用聂荣生老实这个性格特点以及他作为厂部办公室干部的权力,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把肖小翠追到手。

此时,他看到自己的对象被他最不喜欢的人抱着,哪怕是尸体。他那个变形了的所谓的男人的尊严一下子冒了出来。在他的女朋友遭到欺凌并且被杀害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吓破了肝胆,而此时,也许因为有两名公安在身边,他突然的感觉到自己有了极大的勇气!

“他!就是他!”王洋想都没想,指着聂荣生大喊道,“就是他杀了小翠!他还!他还……奸-污了小翠!”

黄光辉一下子拔出小砸炮来瞄准了聂荣生,大喝道:“把人放下!举起双手!”

聂荣生慢慢放下肖小翠的尸体,缓缓站起来举起了双手,但是他的目光依然盯着肖小翠——他到现在都没能接受肖小翠已经死了的现实。

微微皱起了眉头,李路举步走过去,但是他没贸然踏入现场,站在边缘仔细打量着。女死者衣衫不整,下身更是一丝不挂,从下身的位置来看,被害的时候应该是仰卧着的,而那一块地面的草皮很杂乱,也许经过一番挣扎。

李路指了指聂荣生,说,“你过来。”

聂荣生这个时候才慢慢回过神来,“不是我,公安同志,不是我做的。”

“就是!就是你!聂荣生!我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个畜生!”王洋指着聂荣生愤怒地骂道,刚才那一番场景似乎比给他戴绿帽子还要让他疯狂。

李路扭头喝道:“别吵!”

随即,他对黄光辉说,“去叫西城分局的人来,让他们带上大功率照明灯。记住,要沿着我们走的路过来,不要破坏这一片的现场,尤其是脚印。”

“是!”黄光辉说,“首长,枪。”

他把枪扔给李路,他知道李路刚刚和小日本谈完事,身上不会带枪,倒是车上有一支备用的,但是李路没带过来。

“首长”这个词让王洋和聂荣生都微愣了一下,比公安更有震慑力。王洋也老实了,怨恨地盯着聂荣生,不敢再大声吵闹。他甚至不知道,他对聂荣生的恨,源自于对歹徒的恨的转移。他打心里害怕歹徒,已经有了深入骨髓的恐惧,而聂荣生在他眼里,是个可以随意欺凌的对象。

被恐惧压下去的恨意此时全部爆发了出来,在意志力的干涉下全都转移到了聂荣生的身上。

聂荣生就是个畜生,就是他害死的小翠,就是他。潜意识里,他在不断的自我催眠,强迫让自己相信这样的才会是事实。

不是那样的,绝对不是那样的——绝对不是肖小翠在我面前被人强行之后杀害而自己没有丝毫动作,绝对不是这样的。

事实是聂荣生这个畜生贪图肖小翠的美色做下了这桩罪行。

罪恶的事实,为了掩盖自己的懦弱,被王洋毫不犹豫地死死的掩盖了起来,而把矛头转向了一个最合适的替罪羊——聂荣生。

李路无从得知这些,这个过程发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但是,他的第一感觉是——王洋在说谎,聂荣生不是凶手。

现场的情况很诡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