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纺织厂女工的危机(1/ 2)

陆港纺织厂是陆港地区很有名气的国营工厂,陆港地区除了盛产甘蔗外,另一种较有名气的经济型农作物便是桑叶。

桑叶是茧的主要食物,有了桑叶,才有饲养茧的基本条件。而茧,则是茧丝的生产体。茧丝大多作为高级衣物的原材料,天然茧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昂贵。

红星厂与三井公司的贸易中,就包含了茧丝。作为原材料销售,价格极低,但是国内没有先进的成衣技术,只能出搜原材料,以此来换取珍贵的外汇。李路早有打算搞搞服装行业,事实上他早就交代了余嘉豪研究这个行当。毫无疑问,因为拥有无以伦比的低人工成本,华夏生产的服装将会以丧心病狂的速度统治全球高端以下的服装市场。

眼前这个纺织厂红红火火的,奈何在民营服装工厂兴起的八十年代,会越来越难过,最终倒闭破产,留下的这块地,会被当地政府卖给房地产开发商,这里将会建成一片大型商住小区。当然这会是一个长达二三十年的过程。

李路没想打纺织厂的主意正是因为它且得有至少十几年的活头。

不像新光明厂,哪怕现在赚取再多的外汇,它也会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迅速地衰落。根子在于用政府行政模式管理一家企业,是行不通的。而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员会成越来越大的包袱。

点起烟抽,李路知道黄光辉不抽烟,因此没有给他发。烟头很有节奏一闪一闪的,在黑暗中比较显眼。李路并不担心在意这些,他也实际上并不是非要蹲守个抢劫犯才罢休。

只是,借助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在办完了1981年以来的两件大事之后,他知道,一个全新的阶段开始了——他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打开了“履带加钢管”的贸易大门并且顺带着搞到了原油以及波斯湾两国重要油田的勘探开采权,采购了能够让华夏一跃二十年成为能够加工高精密度复杂曲面工件的国家的重要机床设备。

他更加在意的是红星厂这边的发展,以奋远公司为首的,包括他的地产生意,建筑材料生意,是被他放在次要位置的,永远只有一个角色——随时准备为红星厂供血。

甚至那些公司在战略意义都比不上他手里的那支人数越来越多的工程队——归根结底人才是最重要的。

1982年的春天,会是一个比较好玩的春天。

李路心里想着,笑着对黄光辉说,“小黄,过了元旦,你去买几瓶雪碧回来。”

“什么?首长?”黄光辉没回过神来。

“八二年的雪碧啊!”李路道。

黄光辉挠着脑袋,“什么雪碧?雪碧是什么?”

哦,忘了这会儿可乐雪碧都还没有,要到就是年代,可乐才会进入华夏。李路心里失落了一下子,随口说道,“那去买几车八二年的茅台回来吧。”

“是,首长。”黄光辉干脆利落地回答,他知道茅台是酒。至于能不能买到,他根本不管,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落实指示。

枪在手,啥都有。

李路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他喝酒,但是对囤积个几十吨茅台到三十年后,却是没有很大的兴趣。在他看来,哪怕三十年后,只要你有那个级别,五十年久的陈年原浆,你也能喝上。什么八二年的雪碧就更不在话下了。

一口一口慢慢抽着烟,李路整理着思绪,心里对过去一年完成的事情以及未完成的事情做了一个分类,按照轻重缓急,心里拉了一个表出来,随后明确了1982年要做的主要事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