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会被冤判的大佬(1/ 2)

李路并不只是单纯的针对王朝阳,他出手的同时,一个侧步将庆叔挡在了自己的身后,一个熟练的小擒拿擒住了王朝阳的手腕,顺着胳膊就把他整个人给摁在了墙壁上。

内心最震惊的是王朝阳。

他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状态,他对自己的身手是非常的有信心的。在这条堪堪能够容纳两人并肩行走的巷子里,对方尽管是三个人,但是能展开手脚的,其实只能是两个人,而且会受到空间的限制。

他有绝对的信心,哪怕遭遇的是警察,也完全有能力顺利的逃走。

此时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根本看不清楚那个笑容明朗的年轻人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他根本就没办法看清楚李路是怎么出手的。

张卫伟摁住了王朝阳的另一半肩膀,李路一只手摁着王朝阳的后脑,把他的半边脸摁在了墙壁上,嘴巴都被压得有点变形。

李路回头对梁红兵的徒弟道,“去把你们局长叫过来,人控制住了。”

梁红兵的徒弟这才反应过来,返身就赶紧的跑出去。

庆叔被眼前这突然发现的一幕吓到了,“这,这是干什么,阿路啊,他,这个同志是租我房子的,你怎么就动手了。”

张卫伟冲庆叔道,“阿庆叔,这家伙是逃犯,警察正在抓他呢,你啊,赶紧的回家去吧,警察回头会找你问话的。”

庆叔被吓得一个哆嗦,跌跌撞撞的赶紧的往家里去。警察到家里里,在许多人眼里,那等于是天要塌了下来。在一个民众完全没有维护自我权益意识的年代,执法机关的权力得到了最大的膨胀,一身制服加身就能定人生死,普通老百姓便犹如蝼蚁一般低贱,苟且偷生的主观感受。

王朝阳暗暗运劲,低沉着声音说,“东西是我偷的,但是我没强奸那个女人。”

李路淡淡笑着说,“别费劲了,你觉得你有本事从我手里逃走吗?”

慢慢的,王朝阳放弃了,能够明显感觉到他浑身的暗劲散去,表现出了配合的一面。他差不多也是清楚的,既然栽了,那一切也就完了。最关键的是,面对李路,他的确没有了任何信心。

梁红兵很快带着人赶过来,马上接过了王朝阳,高兴的拍着李路的肩膀道,“小李,行啊你!我徒弟跟我说了情况,说说,你是怎么发现的?”

李路淡淡说道,“不难。庆叔是房东,他们是从目标院子那边走过来的,可以判断出和庆叔走在一起的是房客,再加上王朝阳一直绷着根神经,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哈哈哈,厉害,得,那小子总算是栽了。走走走,回局里,先审他一审,下班了我和你去接老周。”梁红兵招呼着李路。

两人一起往村外走去。

王朝阳被两名膀大腰圆的警员给押上了车,吉普车一溜烟的就往分局去。

李路的车停得稍远一些,他和梁红兵边走边聊,李路有心事的样子,他对梁红兵说,“梁局,刚刚王朝阳告诉我,东西是他偷的,但是人不是他强奸的。而且他的原话是,我没有强奸那个女人。”

梁红兵道,“正常,谁被抓住了都不会承认犯了罪。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都不老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