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切了!我负责!(1/ 2)

李路正想进一步问个究竟,刘向阳却是等不及了。

他拿起维修手册走过来,被逼到没办法了,刘向阳也不在乎被李路再打一顿,说,“这是原版的维修手册,你不是能看懂吗,来,看看。”

李路扫了眼刘向阳,只是一眼,就让刘向阳脚底板发凉,不过转念一想,你李路当过兵,见过这种坦克不奇怪,可是你一大头兵要是说看得懂俄语,那就有鬼了。

想到这,刘向阳微微抬了抬下巴,眯着眼睛看李路,就等着看他笑话,然后工人的怒火转移到他身上去。

李路接过维修手册,拿在手里凝神看着,他看得很快,一页一页地翻着。孙江涛一看这架势,暗暗摇了摇头,指着刘向阳和李路说道,“敢情你们俩消遣我老孙来了。”

说着,走到李路跟前,道,“李副科长,你是保卫科的没有错吧?”

李路的目光从维修手册上抬起来,他对孙江涛非常的尊敬,孙江涛这样的人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说是国宝也不为过,因此恭敬地道,“孙师傅,没有错,我是保卫科的。”

孙江涛突然的提高了语气不耐烦地挥手,“那就去好好看你的大门!别在这添乱!被人当枪使了也不知道!”

“孙师傅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

刘向阳还没说完,孙江涛抬起脚就一脚踢了过来,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刘向阳的屁股上,骂道,“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小兔崽子能耐了学会找人背黑锅了,你要找也找个像样的,找个保卫科的算什么回事!”

“孙师傅你别打人啊!”刘向阳堂堂七尺半男子汉,当众挨打那肯定脸皮上过不去。

孙江涛拽着刘向阳的胳膊又是一脸的几脚,骂道,“小兔崽子,就是你爹,老子也是说打就打,你还敢顶嘴!”

刘向阳缩着脖子求饶,完全服了。孙江涛还真打过他老爹!

众人呵呵笑着。

而李路全明白了,敢情这位孙师傅以为他和刘向阳合伙唱戏呢。

一看刘向阳挨了打还一脸畏惧的样子,再看到那些工人偷笑的模样,李路也觉得有意思。刘向阳正儿八经的技术员,在工厂外还是个小衙-内呢,跟孙子似的被孙江涛又打又骂,也不敢有半点脾气。

刘向阳就徒劳地解释着,一张苦瓜脸都能掉下汁来了。

感觉胳膊被扯了扯,扭头一看,却是张卫伟,他压着声音说,“科长,这事儿怪我,我以为这俄文和你看的差不多呢。你先回去吧,我留下来打掩护,没事的。”

李路觉得好笑,他又不傻,一眼就看出了张卫伟的心思,他也知道自己上任来这段时间没怎么和科里的人好好沟通感情。因此心里是没有怪罪张卫伟的想法。

拍了拍张卫伟的肩膀,李路道,“我说过我看不懂了吗?”

微微愣了愣,张卫伟下意识地指着李路手上的手册,说,“你翻报纸似的……”

不只是他,其他人看见李路随意翻阅的样子,九个有十个认为他在装模作样。

笑着摆了摆手,李路走过去,站在孙江涛和刘向阳中间,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弯了弯腰,对孙江涛道,“孙师傅,您老消消气,有您在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就让我试试吧。”

孙江涛扫了李路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嗯,这小子态度还挺好,会说话,便说,“行吧,你试试。”

李路指了指手册,又指了指面目全非的T-62,说,“我刚才看了一圈,你们的工序没有错,这个部位的确是要切割开,完事之后再焊接上去。前提是坦克需要大修,其他的一些小维保,就不必如此了。”

让李路意想不到的是,大家看他的目光都像是看白痴一样。

猛地,李路明白过来,这是不相信他能看懂。

“小伙子,你没开玩笑吧,就算是大修,也不需要切割的。”孙江涛瞪着眼睛说。

刘向阳悄悄往后退了两步,结果被看到。

孙江涛指着他,“小刘!你到底干的什么玩意儿!技术科搞不懂找保卫科的来滥竽充数,搞什么名堂!”

“孙师傅你别急,我,我……”刘向阳急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路指着那个部位说,“孙师傅,你不用信我,是不是,你切开一看不就知道了。”

刘向阳像抓了救命稻草似的期盼地看了眼李路,随即连连点头附和,“对对对,孙师傅,你切开看看就知道对不对了。”

“切开了不对,你负责?”孙江涛瞪着眼睛喷刘向阳。

刘向阳一下子就霜打的茄子了。

“我负责!”

忽地,李路掷地有声地说道,等众人看向他,他严肃地说道,“我以保卫科副科长的身份,如果切开了不对,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在场的弟兄们都可以作证。”

一下子,就都呆了。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第一呆,是因为这小子还真的是保卫科副科长,有二十岁了吗?刚好二十。第二呆是李路的话,敢这么说话的,不是真的有真材实料,就是吃错药傻了。光明厂是军工厂,现在还是,和部队没什么两样,李路这话,就等于是立军令状了,要是真错了,他就真的要负全责的!

孙江涛盯着李路,“小同志,你真是保卫科副科长?”

章节目录